首頁  |  認識我們  |  聚會時間  |  好站連結  |  行事曆  |  網站地圖

講道見證

主日信息

聖靈向教會說的話-士每拿

2015/10/11
黃主用牧師

經文:啟示錄二8-11

一、苦難中的士每拿教會

  關於士每拿教會許多弟兄姊妹可能覺得很陌生,這個教會從什麼時候被創立?是誰建立這個教會?除了我們這四節經文以外,在聖經當中幾乎沒有任何記載,所以我們很難得知這個教會的背景。

  許多聖經學者也花了很多心力來研究,他們依照教會所在的地理位置、大概的年代做了一些推測,推測出教會建立的時間很可能是保羅在以弗所地區傳福音的那三年當中所建立的。在聖經當中描述,保羅在那三年當中將福音傳遍亞西亞一帶,〈使徒行傳〉特別這樣說:「這樣有兩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亞西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都聽見主的道。」(徒19:10)在那段期間,保羅積極地傳福音,而他在以弗所地區的事工也非常地成功,聖經特別提到,有許多人因為離開他們原有的異教信仰,歸信基督的福音,脫離了原來的宗教生活習慣,也間接地影響到當地那些靠民間信仰販賣神像、香燭或神龕等的商人。信主的人是這樣多,多到一個程度竟然使商人受到了影響,進而使他們在城裡發動了一場暴動,來抗議保羅等基督徒在那裡傳福音影響到他們的工作及生活。因此,保羅不得不離開以弗所地區。有學者推論,保羅在離開以弗所的那段時間當中,很可能就去了士每拿。

  士每拿距離以弗所非常近,兩個城市的距離大約只有三十五英里左右,所以他們推論保羅很可能是在士每拿繼續他的工作。這個考古學家也發現,士每拿城在人類歷史當中可以算是非常古老的一個城市:在主前七千多年以前就已經有人定居;主前一千多年前,也由希臘人在那裡建立了一個城市;到主前六百年的時候,由於另外一族利底亞人的興起,把這個城市毀壞夷為平地;再過四百年後,亞歷山大一世經過這個地方的時候發現,這個地方有地理上的優勢-既能坐擁海港又在陸路處於要道上,所以他就在被毀滅城市原址以南約三、四英里的地方來重建城市,這就是我們在聖經中看到的士每拿城,它曾經被拆毀又重新被建造。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耶穌對士每拿城說:「我是曾經死過又活過來的。」讓士每拿教會的基督徒特別有感受。

  士每拿城有一個重要的特產-「沒藥」。弟兄姊妹對沒藥應該並不陌生,聖經當中有不少故事提到沒藥。耶穌降生的時候,有東方來的博士帶來三樣禮物:黃金、乳香、沒藥。沒藥產量很稀少,非常地貴重,它的生產方式是用一種生長在沙漠當中的樹,將樹皮割開後收集流出的樹汁,等待它乾燥凝固處理後,才能得到沒藥這種香料。沒藥的性質很特別,入口很苦,但焚燒的時候會散發出非常濃郁的香味。聖經舊約中曾經提到過,耶和華吩咐摩西,要他用流質的沒藥伍佰舍客勒還有香料等材料做成聖膏油,做為在聖殿中祭祀時使用的一種香料,可以想見沒藥的重要性,甚至在耶穌死後,尼哥底母帶著沒藥、沉香,約有一百斤來處理耶穌的屍體。

  從地理上的優勢及重要的出產-沒藥,我們可以略略地體會到這個城市的重要性及繁榮。士每拿這個城市的原文就是出產沒藥之城的意思,沒藥的字根也有苦味的意思,隱隱顯示出士每拿教會的處境,他們是受苦的,但是在焚燒之後卻能散發出馨香之氣,雖然他們受壓、受苦,在這樣的光景當中忍耐,甚至為耶穌而死,最後卻能流出馨香之氣,從這個城市的特產沒藥及她的名字讓我們對這城市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這個城市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對士每拿教會弟兄姊妹帶來很大的影響,就是這個城市對羅馬政府非常忠誠,在羅馬帝國還沒有崛起的時候,它就已經與羅馬政府有結盟的關係,所以無論羅馬帝國的強弱興衰在何種階段,士每拿都扮演著對羅馬帝國堅定的盟友角色。當羅馬帝國強盛的時候,羅馬皇帝特別賞賜給士每拿建造羅馬女神廟的特權,在這樣的城市當中有一個重要的文化,長久以來他們認為前往這個女神廟來燒香獻祭,是一個很重要的傳統,不僅這是他們城市當中的宗教活動,也是代表著這個城市的居民對羅馬政府的一種效忠。

  羅馬的宗教與希臘的宗教不太一樣,希臘對宗教很狂熱,而羅馬則比較屬於政治性與君權崇拜,當他們向女神廟或是凱撒的像來跪拜的時候,代表著對羅馬政府及凱撒皇帝的效忠,並且可以從祭司獲得被認可的身分證明。在這樣文化氛圍的城市當中,使得士每拿的基督徒受到很嚴重的打壓,因為他們無法獲得被認可的身分證明,因此常常遭受到官兵的刁難、罰錢、坐牢等不公平的對待,加上猶太人的誣告,往往使他們背上「叛國者」的罪名,甚至為此遭受殺害。所以在這種很重視對羅馬凱撒皇帝效忠的城市當中,基督徒的處境顯得非常為難,因為他們拒絕向其他的偶像崇拜,結果被解讀成對羅馬政府的背叛,為此承受諸多的艱難。耶穌基督鼓勵他們,雖然這是一個以羅馬政府及凱撒皇帝為中心的城市,可是耶穌基督鼓勵他們要向主至死忠心。

二、主給士每拿教會的安慰與鼓勵

  我們從以上對這個城市的描述之後,我們要來一起思想的是:主對士每拿教會到底說了些什麼?主給他們什麼樣的安慰與鼓勵呢?

  耶穌在整個啟示錄當中,總共給了七間教會七封信,其中只有兩間教會沒有受到責備,士每拿教會就是其中一間,另一間則是非拉鐵非。他們之所以沒有被責備,也許因為這兩所教會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就是他們都面對許多的苦難,耶穌對這個在苦難中的教會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耶穌說:「那首先的、末後的」無論情況多麼糟糕,耶穌要士每拿的基督徒明白:「我是歷史的開端與結束,我仍然掌權!不要擔心,我一直與你們同在。」

  耶穌不只是在起初、末後與他們同在,祂接著又說:「我是那死過又活過來的。」面對死亡威脅的士每拿的基督徒,常常在這樣的死亡陰影當中,耶穌讓他們知道一件事情,祂不只是知道死亡的本質,祂甚至自己親身地經歷過死亡,而主說自己是死過又活過來的,主的復活代表著祂已勝過死亡的權勢,祂復活代表著所有跟隨祂的人有從死裡復活的盼望。耶穌也這樣的應許我們,當祂再來的日子,所有跟隨祂的人要從死裡一同復活,死亡不是結束,因為還有復活的生命。

  耶穌除了表達祂是掌管首先、末後、死過又復活的主之外,耶穌也對士每拿的基督徒說:「我知道你們的患難。」患難的拉丁文意思就是「很重的石頭」,有壓榨、壓迫的涵義,他們平常在製作橄欖油的時候,製作的方式就是使用一根很長的桿子,利用槓桿原理將橄欖裝袋放在桿子一端的器具裡,另一端則是放置非常重的石頭,長時間壓在橄欖上並將之壓碎使其中的油脂流出來,所以這個字在希臘文中也有「壓力、受壓力破碎、重擔」等等的涵義。

  士每拿的基督徒所面對的壓力,其中之一與這個城市對羅馬的忠誠有很大的關係,也因著這些基督徒沒有參與祭拜女神像,他們得不到身分的證明,在城中的居民往往不願意雇用這些沒有身分證明的基督徒來工作,或是本來與這些基督徒是有生意上的往來,因為沒有身分證明就不願意繼續生意上的往來。基督徒在當時的社會上越來越被邊緣化,在經濟上承受非常大的阻力,甚至有些居民刻意與他們劃分關係。這些士每拿的基督徒,原來有能力過著正常甚至是豐富的生活,可是因為信主的緣故,他們在經濟上開始發生困難甚至失去謀生的能力,不是因為他們懶惰,而是他們因著信靠耶穌基督甘願選擇去過貧困的生活。

  耶穌也對士每拿的基督徒說:「我知道你們的貧窮。」這段經文緊接著是:「你卻是富足的」耶穌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當然不是嘲諷他們的意思,而是耶穌衡量的標準不單以金錢物質為主,在耶穌基督的眼中,祂確實認為士每拿的弟兄姊妹們是富足的,即使在金錢物質上是缺乏的。

  啟示錄中提到的七間教會,耶穌給其中一間教會的評論剛好相反,耶穌說:「你們很富有,但我看你們是貧窮的。」那間教會就是老底嘉教會,在七間教會當中的最後一間,他們積存很多財富,但是他們在神的眼中卻是貧窮的。不知道我們景美浸信會在神的眼中是貧窮的還是富足的?神給我們很多恩典、很富足地供應我們,我們是不是如同士每拿的基督徒一樣,我們對主有充足的信心,願意順服倚靠主,我們是否在主的愛與激勵中被主感動?我們樂意將主的愛與主的恩典給出去,與我們身邊的人分享,求主幫助我們,真的是在神的眼中看我們是同樣的富足。

  除了經濟上的壓力之外,士每拿的基督徒還面對猶太人的毀謗,耶穌在經文中提到,猶太人敵視基督徒,並看到保羅傳福音很成功而滿心嫉妒,但因為猶太人在士每拿城並沒有可執政掌權的角色,沒有辦法對基督徒進行具體的迫害行動,所以他們轉而向羅馬政府打小報告中傷城裡的基督徒,他們藉由這種方式,特別針對基督徒對羅馬政府的忠誠度,因為他們效忠基督,單單以基督為他們的主,很容易被解讀成他們對羅馬的不忠甚至叛亂。藉此,猶太人時常毀謗基督徒,耶穌評論到此時說:「其實他們不是猶太人,乃是撒但一會的人。」當時使用『毀謗』這個字與『毀謗人』不太一樣,這個字在更多的時候是指『對神的褻瀆』,在神眼中,祂看猶太人對基督徒的毀謗等同是對神的褻瀆。

  今天這個世代當中,教會會不會被毀謗呢?我們也曾經歷,特別在這個道德相對主義的世代當中,有人以不實的見證毀謗教會,甚至一些有心人士將教會講台訊息的錄影、錄音檔剪接斷章取義,透過網路傳播來醜化教會,以達到他們某些訴求,就像當年猶太人找理由毀謗基督徒一樣,耶穌說他們對教會的毀謗不只是對教會,更是對神的褻瀆。我們在這個世代,更要倚靠主的恩典在真理上站立得穩,耶穌基督說不要害怕,祂一直與我們同在,我們可能以為耶穌是要改變這樣的結果,但卻不是如此,耶穌讓我們知道還有更辛苦的在後面,耶穌來並不是要減輕我們的苦難,耶穌來是要我們在各樣的困難當中,堅固我們的心,靠著主能夠更有信心與盼望,靠著主的恩典持守到底。

  士每拿本身就是一個美麗的城市,在考古學的研究當中,曾經發現許多人對這個城市的描述是『亞洲的冠冕』起因於士每拿城背後有一座山,叫做巴古山,上面有非常多的神廟,在神廟群當中有一條道路是用黃金鋪成的,從城區往山上看,看起來很像是一座山頭上戴著許多的冠冕在頭上,這個雙重的冠冕-巴古山&亞西亞的冠冕,成為士每拿城的榮耀,甚至在錢幣當中可以找到類似的造型,這是他們非常驕傲的一件事。這些士每拿的基督徒,每天面對著各樣的壓力,他們仍然選擇堅信耶穌基督,羅馬政府只有選擇更激烈的方法抓他們去坐牢,甚至判死刑,然而耶穌對士每拿的基督徒說:「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這生命的冠冕不是我們常看到鑲滿黃金寶石的皇冠,而是在奧林匹克運動會當中贏得冠軍的運動員所能獲得最高的榮譽-僅是用月桂樹葉編織的桂冠,這桂冠並不具金錢的價值,但是對所有的運動員來說卻是至高無上的榮耀,這代表他們過去長久以來的信心、堅持、不放棄,在苦難當中忍耐到底而得到了勝利並擁有了這樣榮耀尊貴的桂冠。

  主呼召我們也是如此,要我們一起奔跑跟隨祂,祂不只要我們在人生的道路當中得到福分、恩典,神更要我們每一個人,在為我們所揀選的道路上,忠心地跟隨、奔跑並堅持到底,無論過程有多辛苦,主說堅持到最後成功的時候,能夠得著那個尊貴的冠冕,是主應許給士每拿的基督徒,是應許給我們每一位屬神的兒女,我們所能夠得著的。耶穌講到一個比較特別的『第二次的死』,是這些得勝的人將不會受到第二次的死,除了肉體死亡之外的第二次的死不是結束,而是與神永遠的隔絕,這也是聖經當中對死另外一層的涵義。得勝的人能夠免去第二次的死,進到神的面前得著永生,在永恆的國度裡面,與神永遠的同在,這是耶穌基督給士每拿教會最大的安慰跟鼓勵。

三、我們可以學習何樣功課

  關於苦難,許多時候我們可能會誤解,以為苦難是從神來的處罰,然而更多時候我們看到神使用苦難,讓教會更加的純淨,越煉越精。耶穌給士每拿的信中沒有任何的責備,相信也是苦難的作用,因為只有真正愛主的人,才能在苦難當中仍然堅持做一個基督徒,就好像黃金在火焰當中淬鍊,到最後殘渣會被去除,留下來的是精金。主對祂所愛的兒女,往往會使用苦難來操練我們,將我們生命當中那些不屬祂的修剪乾淨,讓我們能夠純淨,單單地屬於祂。根據歷史記載,越是在苦難當中的教會越是興盛,還能留在苦難當中的基督徒,是因為他們對主有真正的信心,他們能夠在主面前堅定不移,亦反映出他們對主真正的愛,若非如此,很多人早就放棄了。不要輕看苦難,也不要迴避苦難,讓神所容許的苦難,在我們個人的身上,甚至在我們教會當中,來煉淨我們,讓我們更加精純討神喜悅。

  除了苦難之外,我們也看到真正的富足,士每拿教會在許多方面都有困難,但在主看來他們是富足的,因為他們對主有充足的信心,他們對主及肢體的愛是不缺乏的,他們仍然堅持順服神所吩咐的真理,行走在世上為主做見證。也許我們有時覺得自己一無所有,也許我們在這世上並不擁有許多財富,但是在這些困頓當中我們反而更懂得倚靠神,而當我們很富足的時候卻想倚靠自己,神讓我們在各樣處境當中能夠更認識神、經歷神,求神帶領我們,不只是個人,還有教會,讓我們在這世代當中仍能持續往前走,在各樣困難中讓主來修剪我們,讓我們活出富足的生命,當我們堅持到底的時候,神要賜給我們生命的冠冕。

回主日信息目錄>>

網頁點閱次數   資管小組
地址:116台北市文山區育英街63號
Tel:886-2-2931-4144  Fax:886-2-2931-6791
Addr:116 NO.63 YUH-ING ST. TAIPEI TAIWAN R.O.C.
c29314144@cmbc.org.tw  景美浸信會 (開放群組) 中華基督教景美浸信會 (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