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認識我們  |  聚會時間  |  好站連結  |  行事曆  |  網站地圖

講道見證

主日信息

為什麼要等候神?

2017/01/15
錢黛芙牧師

經文:撒母耳記上十三:8-15、廿六:6-13

  這兩段十分經典的經文,記載了兩位十分經典的人物,一個是成功的經典,他是大衛,一個是失敗的經典,那就是掃羅。沒有人是生來的成功者,也沒有人喜歡承受失敗。大衛的成功當然絕非唾手可得,而掃羅的失敗亦並非命中注定,然而究竟什麼影響著他們,或許才是我們要留意的。世上的成功和失敗還只是短暫的一時之爭,但我們現在要看的,卻是可以關乎進到永恆裡去的成與敗,我們如何能不謹慎地看待,這兩位經典人物所留給我們的提醒。他們的問題也可能正是我們的遭遇,儘管時空迥異,但別忘了,神沒有改變,神要祂兒女面對的功課也沒有改變,將來我們都要站在審判台前面對這位永恆的主,更沒有改變。既是如此,讓我們再次打開聖經,也打開我們的心扉,讓神的真理再一次帶領我們去鑑古知今吧!

 ● 掃羅的等候神

  〈撒母耳記上十三:8-15〉講到掃羅被膏後登基為王的第二年,有一場面對非利士人的戰役,非利士人,人高馬壯人數眾多,聖經形容像海邊的沙那樣多,而掃羅的兵力卻勢單力薄。當時以色列百姓見自己危急窘迫就藏在山洞叢林石穴隱密處和坑中,有些逃到迦得和基列地。跟隨掃羅的百姓也都戰戰兢兢。掃羅在吉甲,照著撒母耳所定的日期等了七日(等撒母耳來獻祭)。就在撒母耳還沒有來到,而百姓也離開掃羅散去的時候,掃羅按耐不住了,他說:「把燔祭和平安祭帶到我這裡來。」掃羅就獻上燔祭。剛獻完燔祭,撒母耳就到了。

  撒母耳問掃羅說:「你做的是什麼事呢?」因為獻祭這件事,是只有祭司,也就是只有撒母耳可做,掃羅是不能做這事的!但掃羅的理由是:「因為我見百姓離開我散去,你也不照所定的日期來到,而且非利士人聚集在密抹。所以我心裡說:恐怕我沒有禱告耶和華。非利士人下到吉甲攻擊我,我就勉強獻上燔祭。」撒母耳卻對掃羅說:「你做了糊塗事了,沒有遵守耶和華 ─ 你神所吩咐你的命令。」

  撒母耳為何說掃羅做了糊塗事?他糊塗在哪裡?代替撒母耳獻祭,掃羅的理由不是很充分嗎?因為百姓散去,因為強敵壓境,因為撒母耳遲遲未到,所以他只好獻上燔祭,是環境逼得他不得不如此啊!但神接受掃羅的理由嗎?神不接受!我們在許多等不下去的事上,以致於用了自己的方法,以為可以替上帝解圍,我們也可能義正言嚴的覺得自己很有理由。

  等不下去了當然會有理由,只是神為什麼要我們等候祂?我們的這些理由如果算數,那神要我們等候祂的意義又是什麼呢?掃羅的這些理由如果成立,那神又為什麼還要掃羅等候祂?等候神是沒有但書的!因為等候神就是對神信心的功課,因此除了神自己來,任何環境因素給的理由,都不會被神接受!

  掃羅的問題出在哪裡?他不是被神膏立的嗎?祂不是神親自揀選要成為以色列王的嗎?神透過撒母耳也好,在眾民面前也好,都清楚表明了這件事,那麼既是如此,當危機來到,也就是當敵人來到百姓散去,能獻祭的撒母耳又還沒來到時,情況雖然緊急,但掃羅竟然忘記:祂是神如此清楚揀選的,難道神會不負責任嗎?神會放著不管嗎?他在環境的考驗來時,就顯出他根本信不過神!他以為只要有人獻祭給神就可以了,殊不知神不只看重獻祭更看重誰獻的,不是只要有祭物就好,神更看重的是給祭物的人!當掃羅的心是如此,我想不只他的身份不該獻祭,他的心才更是神不喜悅的!

  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位神?神為什麼要我們等候祂?如果情況緊迫我們就可以自謀出路,那還需要等候神嗎?我們經常會有的情況是,我們一開始會等,情況還沒到過不去的時候我們會等,但當情況危急,離死不過一步時,我們往往就按耐不住了,往往就無法再那樣持定的等下去了。我們的理由是,如果神不顯現怎麼辦?如果神的旨意不是這樣怎麼辦?我們會很有理由為自己找出路想辦法,以致於,我們一直不明白什麼是等候,也始終不明白神為什麼總要我們等候祂?!事實上,不到情況危急到離死不過一步時仍能等候,就根本算不上是等候神!

  然而,神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說穿了只有一個原因:神要操練我們對祂的信!所以祂要熬煉除去我們裡面信心的雜質。

  試問,掃羅不是神透過撒母耳膏的嗎?神要掃羅做王,是祂清楚向百姓向撒母耳表明的,既是神的心意,那神會不顧嗎?祂會忘記嗎?祂會耽延誤事嗎?面對這些問題,我們一定都會回答:不會!但顯然我們許多以為自己知道的事,並不表示我們就能真的這樣行。因為當事到臨頭到危急迫切時,我們的選擇往往跟掃羅一樣,我們的理由也跟他相仿。

  什麼是信心?信心就是當環境告訴我行不通不可能時,我仍因祂的應許而單單仰望祂不為所動,且仰望祂到底!底是什麼?底就是,就算什麼都沒有,我仍不改變等候祂。拿掃羅來說,他如果持定的是:就算百姓散去,撒母耳沒來,就算非利士人來打敗了我們,甚至,就算我的王位可能有危險,百姓有危險,我仍不用自己的辦法,我只有一條路,就是等候祂到底!掃羅的事蹟會改寫!

  掃羅怕的是什麼,他怕的就是他的王位不保,所以自己出手勉強獻祭,想化解危機保住王位,他的眼光已經從定睛在神身上,轉移到了他所擁有的王位。當我們什麼時候,從定睛在神身上轉離時,我們就要注定失敗。信心就是專心定睛仰望等候神,神就必負責到底。掃羅很可惜,他一獻完祭,撒母耳就出現了。如果他能堅持到最後一刻,如雅各書所言,忍耐並且成功,相信他的歷史要改寫了。決勝負的往往都是那關鍵的最後一刻。唯有我們不為環境所動地定睛在神的應許上,我們才能堅持到底,看見神的時刻到來。這在我們的屬靈生命上是非常重要的一課。

 ● 大衛的等候神

  現在我們再來看看另一個例子,那就是緊接掃羅之後的大衛,同樣都是神借撒母耳膏立的以色列王,但掃羅令人惋惜的失敗,卻剛好對應大衛又是如何在神面前等候神成就祂的應許。

  相關的經文我們可看〈撒母耳記上二十四:1-7〉及〈撒母耳記上二十六:6-13〉。當時的大衛,雖神已膏他為以色列王,但掃羅仍在,大衛尚未登基。而且就因為大衛帶給掃羅許多威脅,致使從頭一天起掃羅就不停止一直追殺大衛,大衛只得餐風露宿隨時準備逃躲掃羅,終日命在旦夕。

  而大衛在那時,其實就有許多跟隨者願效忠於他,他已有一群支持他護衛他的班底,就等著有那麼一天,大衛登基為王。而尤有甚者,掃羅到了後期,更是變本加厲地倒行逆施,交鬼招魂什麼都來,任何人都能看出,掃羅已到了窮途末路的光景。似乎一切情勢已備,就只等掃羅一命嗚呼,但這看起來這麼順理成章的事,在大衛眼中又是如何呢?

  前面兩段經文可說兩段經典的記載,讓我們得窺大衛的心態。兩次都是旁邊支持他的人,告訴他:「這是神給的機會,千萬別錯過機會。」甚至告訴大衛,他們可以結束掃羅的生命,不用大衛動手,只要大衛點頭。對大衛而言,難道他不希望早點結束這困苦驚恐逃亡的生涯嗎?神已膏立他,難道他不想早點登基為王嗎?面對他身邊跟隨擁護他的人,難道他不想早點讓他們也名正言順的擁有一官半職嗎?

  甚至連經文都讓我們看見,是神使掃羅的軍兵都沉沉睡去。好像這一切都在說:「這正是神給的機會!時候到了。」可是大衛在此關鍵時刻,甚至是莫大危機的時刻,他卻沒有看這些為他理所當然的理由。他不是不想為王,他不是不想結束這逃亡生涯,然而擺在他面前,人看為的大好時機,對他而言卻是萬萬不可!

  他的理由只有一個:「因為掃羅是神膏的,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允許人殺害神的受膏者而無罪!」不錯,他許多逃亡的痛苦是因掃羅造成,但誠如他自己所言:「神要如何對待掃羅是神的事,他並不因此而具有殺害掃羅的任何理由或條件。」只有神可以結束掃羅的生命,任何人都不得僭越。大衛尊重神的主權遠勝過自己的渴望,他在這實則是試探的危險時刻,卻守住了他該守住的。

  這也表明了他對神的信,因為神既已膏他為王,難道神不能成就祂自己的應許,還要假手他人來成就嗎?就因他是這樣信靠神,所以大衛和掃羅最大的差別也在這裡,大衛可以選擇放下刀劍,放棄人眼中的大好機會,甚至阻止旁邊自告奮勇的人,而能仍然繼續的等候他的神。掃羅卻是等不及神的時候來到,就僭越獻祭,結果鑄成大錯。

  一個因信得過神的應許,而能等候神到底,即使沒有王位也不為所動的,一心只仰望神,不找任何可以違背神的理由。另一個卻是半途而廢的信,一旦王位受到威脅,自己的理由就來,自己的行動就有了,而對神的信也隨之瓦解崩壞了。

  等候神是一件困難的功課,因為他就在考驗著我們對神的信究竟如何?我們的困難往往不在等,而在要等到底。然而也只有到底的等候,能熬煉出我們對神的信,不是到底的等也就不算等。大衛、掃羅這兩個鮮活對比的例子,帶給我們什麼警惕與省思呢?等候神是如此重要,只是口號只有知識,都不足以讓我們在困難的關鍵時刻,如大衛一樣能成功得勝。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重要的還是在平常我們與神的關係,沒有這平常的屬靈操練,就無法面對非常時刻的考驗與試探,更會錯把試探當機會。屬靈爭戰的成敗就是這樣絕無僥倖,我們又如何能不看重自己與神關係的建立呢?

回主日信息目錄>>

網頁點閱次數   資管小組
地址:116台北市文山區育英街63號
Tel:886-2-2931-4144  Fax:886-2-2931-6791
Addr:116 NO.63 YUH-ING ST. TAIPEI TAIWAN R.O.C.
c29314144@cmbc.org.tw  景美浸信會 (開放群組) 中華基督教景美浸信會 (粉絲團)